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广州网络犯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关于利用网络泄露软件源代码案

时间:2020-11-13 16:08:58

被告人项*军、孙*斌均系新加坡商人投资的凌码信息技术(*海)有限公司的软件工程师。2000年4月,项-军被公司派往马来西亚arl公司进行门户网站建设。期间,arl公司曾以高薪邀项加盟,但因故未果。因两家公司合作关系破裂,项-军被本公司招回。项因其个人要求未得到满足,对公司不满,遂积极拉拢孙*斌一起离开凌*公司,加盟arl公司。两人商定,孙将其编制的软件源代码交给项,由项转交arl公司并作演示,借此向对方推荐孙。

同年11月初,项-军前往马来西亚的arl公司,通过新-浪网的个人信箱下载了孙从国内发出的软件源代码,并将源代码安装到arl公司服务器上进行演示。此事被凌*公司发觉后,向警方报案,遂案发。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项-军、孙*斌违反公司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约定和要求,披露所掌握的软件源代码的商业秘密,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遂依法分别判处项-军、孙*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

项、孙不服,分别提起上诉,均认为原代码不属商业秘密,且无证据证明项将原代码安装到arl公司服务器上,两人的行为未造成凌*公司特别严重损失,故其行为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市检一分院出庭意见认为,且后果特别严重,两人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建议二审驳回两人的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按照有关法律规定,本案所涉软件源代码符合商业秘密的待征,应予确认;公安机关通过技侦手段获取并加以固定、封存的电子证据等足以证明项、孙实施了泄露权利人商业秘密的行为;两上诉人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权利人的商业秘密,且造成特别严重后果。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定罪量刑并无不当,决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是一起通过互联网实施犯罪的新类型案件,也是我院受理的首例侵犯商业秘密的刑事案件。本案二审在全面审查的基础上,针对上诉理由,强化了对事实、证据的核查和法理分析,对法律适用和条款解释作了有益的探索,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处理具有重要的借鉴作用。主要体现在:

一、本案系利用互联网实施的犯罪案件,此类犯罪具有犯罪主体高智能性、犯罪手段隐蔽性、犯罪内容广泛性以及危害后果严重性等特点,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广泛应用,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新类型的犯罪现象。从犯罪学上将其定义为“网络犯罪”。九届全国人大《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专门对网络犯罪的范围作了界定,并要求依照刑法的有关规定实施严历打击。因此,对于网络犯罪,应透过其“虚拟”的表象,按其行为性质定罪处刑。

二、本案中被认定为商业秘密的源代码,是用程序设计语言编写的一组指令。因其具有代码化、间接使用性和可被反向编译的特性,而有别于传统的商业秘密。对于此类新型技术成果,基于其存在状态的复杂性,是否属商业秘密不宜一概而论,而应结合案件具体情况从秘密性、价值性和独特性角度加以具体分析。

三、电子证据的出现是网络犯罪案件不可避免的现象。由于电子证据易被删改、剪接又不留痕迹,影响其客观性,且其与行为主体间的关系不易确定,因此给审查、运用带来难题。在审判实践中,应注意对电子证据收集过程是否合法,来源、形成时间、地点等是否有修改、变更的可能,储存、记录等技术设备的质量与性能以及操作人员的技术水平是否可靠等方面进行审查。

四、对于侵犯商业秘密的损失的计算,司法实践中常有权利人的损失无法估算,而侵权人无违法所得或掩盖违法所得,致使犯罪数额无法计算的情况。因此,在损失数额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根据被害人的举证,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基础上,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出发,以软件的开发费用、成本价等数额直接认定,不失为一种合法、灵活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