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广州网络犯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偶像们的流量,刑法书的目光——兼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上)

时间:2020-06-02 15:57:56

这个问题看似有点复杂(从本文标题也已经可以看出),我先给出大纲:

  1.事件经过。

  2.粉丝为什么要刷流量?

  3.“星援”APP的原理

  4.“刷量”及“刷量”人员是怎么被发现的?

  5.微博为什么要报案?

  6.“刷量”为什么触犯刑法?

  7.为什么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8.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常见情形与相关案例

  9.类似的刷量行为的入罪空间

  10.本案的余论与思考

  一、事件经过

  2019年6月10日晚的新闻显示,北京警方日前侦破一起利用非法App恶意刷量、流量造假的刑事案件。涉案应用——“星援App”的制作人蔡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而被警方刑事拘留。

  事件的导火索,是2018年新晋流量小生蔡徐坤一条“转发量过亿”的微博,该事件经多家媒体报道后在网上引发了一场关于“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巨大争议。

  一时间,无论是微博还是微信公众号文章,都爆发大量网友对明星流量造假事件的分析文章。

  有关明星账号微博数据造假的问题和其背后的黑色产业链,也因此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明星流量造假已经为部分网友所抨击,但从未有相关案例。然而风险的聚集就像干稻草不断叠加,最后一个导火索便可燎原。

  星援App案作为社交媒体行业中的第一起互联网黑产案,有很多值得思考之处。

  二、明星和粉丝为什么要刷流量?

  明星需要出名才有更多机会。出名,意味着会有更多人认识自己,更多上位者提携、下位者追捧,同行者合作,意味着更高的商业价值。

  而作为一个刚出道而且家里没矿不能带资进组的新人,所能依靠的只有粉丝和经纪人。尤其是粉丝,实际上承担了明星的“衣食父母”的角色。

  而粉丝也深知,只有自己喜爱的明星有更多机会,自己才能经常在各种媒体上看到ta。所以让自己喜爱的明星出名,慢慢地就成了很多粉丝心中“无可回避的责任”。

  明星是否出名,在互联网时代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有没有“流量”。因为所有的社交媒体都有一个潜规则,就是把“流量高”的微博等信息放到更加显眼的位置,譬如新浪热搜、百度热搜等等。

  而对于大部分明星们而言,自己的信息是“潜水底”,还是“浮在水面上”,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经常有明星买热搜,甚至圈内流传一个小道消息,说微博热搜第五位是固定的“广告位”,也因此常年霸占该位置的一对前明星情侣被质疑常年买热搜,另外也出现了“水军”、“自来水”等跟流量有关的词语。

  由于这是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娱乐圈慢慢出现了炒CP的行为。有的粉丝们是CP粉,炒的就是一对明星,这样每次炒,流量就是双份的,经常会出现CP对应的两位明星双双上热搜的情况。但有些唯粉,只喜欢炒自己喜欢的明星。

  在唯粉眼中,CP粉和团粉都有毒。因为他们瓜分了自己偶像的流量,阻碍了自己偶像成为“世界中心”。也因此衍生出一个词叫“蹭流量”,“蹭流量”的明星甚至会招来粉丝的辱骂。

  由此可看出“流量”在粉丝眼中是有价值且极其珍贵的,不能随便“蹭”的,“蹭”就是罪大恶极。

  事实上,粉丝不断地给自家爱豆的微博买转发、评论和点赞的数据,以显示明星人气高热度高,只是粉丝大范围刷数据的其中一种形式。

  越来越多榜单及数据排名的出现、粉丝对偶像的爱护心理以及和别家粉丝的竞争心理,让数据维护这项追星的成本越来越大,有时甚至冒着集资的风险也要让偶像“露脸”。

  为了流量,粉丝们不惜付出光阴且一掷千金。

  据涉案的蔡某某(请注意,并非蔡徐坤本人)本人交代,起初他制作这个APP是为了给喜欢的“爱豆”(偶像)应援,增加偶像的关注度。但随着使用的粉丝越来越多,他开始着重考虑如何利用这一软件进行非法牟利。

  蔡某某和其他涉刑的粉丝一样,因为一念之差就走上了犯罪之路。他的“爱豆”也不会想到,原来“为爱而生”的APP,现在变成了犯罪工具。

  三、“星援”APP的原理

  星援App是一款模拟微博客户端,通过破解微博加密算法实现批量转发微博内容的应用软件。该软件在收取用户费用之后,能够对特定用户和微博文字或文章进行批量转发操作。

  在APP中,蔡某某制作了“明星热度排行榜”,对明星的流量进行排名,而通过系统运作、自动“批量”刷热度,可以让选定明星的微博实现自动转发,由此带来流量。

  不少人愿意花钱购买该APP的刷量服务,借助星援App,一条微博转发量的多少主要取决于愿意花多少钱,而这也造就了蔡徐坤单条微博转发量为1亿次的“优异表现”(事实证明是“大新闻”)。

  据微博安全团队负责人介绍,虽然微博账号要求实名制已久,但是大多情况是基于手机实名制的基础上(也即手机号登记人与微博使用人是否同一人,是难以直接推定的。)

  所以,虚拟运营商号段可以被用于非实名制注册微博账号,这使得给明星“抡博”有了技术基础。

  四、这起暴力“刷量”事件是如何被发现的?

  新浪微博方面表示,通过后台数据对比,安全团队发现,有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制注册微博账号,给明星“抡博”。为了应对“抡博”,微博设置了转发、评论量为“100万+”的显示上限。(备注1:虚拟账号成功引起了微博的关注。)

  而2018年初,微博工作人员在日常监控中发现大量异常违规行为,经技术回溯和对比,确认其中有相当部分的批量转发行为是通过星援App操作。(备注2:监控和前期技术侦查锁定犯罪主体。)

  2018年11月,基于前期证据的搜集及整理,微博就星援App刷量一事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备注3:经过前期证据收集及整理,微博报了案。)

  2018年12月,北京市公安机关开展侦查取证工作。2019年3月初,专案抓捕组将星援App制作者抓获。(备注4-5:从立案到开展侦查工作花费1个月左右,侦查工作花费2-3个月。)

  【分析】就互联网犯罪事件:

  1.大公司一般都有服务器监控人员和专门的安全团队;

  2.基本的网络追查能力,有可能查到到犯罪主体;

  3.大公司有专业的法律人员及技术人员整理报案材料;

  4.刑事立案后可能很快开展侦查取证工作;

  5.侦查取证工作后,只要具备一定证据,抓捕人员就会迅速开展抓捕行动。

  五、微博为什么要报案?

  在这起事件之前,微博屏蔽各类敏感关键词已是常态,而前段时间甚至出过一起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中央气象台发布黄色暴雨预警,因为博文中有“黄色”二字,被网友举报,微博直接判其违规,将其删除。

  所以不要再问什么是涉嫌,涉嫌就是涉嫌。

  正如我在《每个人的人生,都像翟天临的论文》中说到的一样,整个社会已经进入了高度审查的阶段。有段时间有网友质疑微博是否收钱删博。实际上很可能不是,最有可能的是微博自己认为某些信息存在风险,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风险,但都要将它扼杀在摇篮中。

  这很容易理解。如果我是微博公司,我也会尽可能扼杀掉在我视野内一切可见的风险。否则我高薪聘请安全团队、请法务、请法律顾问做什么?还不是为了尽一切可能防范风险?

  所以不是金钱的力量删了博,而是风险的力量删了博。

  而在具体地鉴定哪些文字涉嫌违法犯罪“风险”的时候,每一条都细看是不可能的。一来大家都很忙,二来即便删错了似乎也没有大问题,三来即便不忙这么无趣的事情谁都不想花太多时间。所以在各种原因作用下,对这些博文简单粗暴地鉴定和删除,几乎成为了必然。

  微博采取如此迅猛有力的方式应对刷流量事件,当然不像蔡某某一样是为了“爱豆”或钱,而是为了避免自身的法律责任。

  民事责任及行政责任先不谈,仅就刑法规制而言,我国网络平台的刑事责任大致有以下三种类型:一是基于网络平台独立行为而触发刑事责任;二是基于用户犯罪的帮助行为产生的刑事责任;三是基于协助执法义务触发刑事责任。

  其中最容易触犯的是第二种,也就是帮助行为产生的刑事责任,虽然实践中各网络内容服务商一般以“中立帮助行为”规避刑事责任,但随着各类网络犯罪日益增多,犯罪的风险升高,现在也已有刑法学者在研究中立帮助行为的刑法规制。

  在这样的环境下,微博不得不加倍小心。

  有一句话叫“在违法的边缘试探”,具体说来,人们行为不规范时已经在违法的边缘试探,而违法时已经在犯罪的边缘试探。

  微博不只自己不“试探”,还不准别人去“试探”。别人有可能害它,那它就先举报别人。这就是大公司面对网络犯罪风险时的态度。

  有些人以为“星援”犯罪不关微博的事。实际上,如果微博不报案,可能就关它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