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广州网络犯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论公安对当事人的态度对当事人心理的影响

时间:2021-03-07 22:23:25

部分当事人的心情是很容易受公检法影响的,女性犯罪嫌疑人在这方面的表现要更显著一些。虽然目前93%-95%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都是男性,但我还是代理过一些女性犯罪嫌疑人的。(当然,女被害人可能要更多一些。)这些女性当事人(犯罪嫌疑人)有个共性,就是非常关注公检法人员尤其是侦查人员对她们的态度,并且会因为公检法人员的态度乃至于态度的变化而产生一些与案件有关的联想。

 

有些当事人在被批捕前最后一次笔录时,会发现公安讯问时的态度“好”了一些,然后就会问律师,是不是可以不呈捕。我说要看证据,公安的态度和是否可以不呈捕没有什么关系。还有一些当事人在审查批捕期看到了检察官,因为确实事出有因,检察官言语中可能就会带点同情,这些当事人就问我是否可以不批捕,我说要看证据情况,我们也会争取。

 

刚进律师事务所时我还是办理过一些民商事案件的。我记得有个民事案件,开庭的时候,法官显得非常理解我们这一方,让我们说了很多很多话,还频频点头,对方想要质疑我们的时候,法官还打断了对方。后来判决出来了,我们没有胜诉。

 

专门办理民商事案件的律师对我说:“千万不要看法官当庭表现,有可能他越是认为一方有理,越要表现得很认同另一方当事人(律师),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到时另一方没有胜诉,就一定会质疑法官如何如何,有些甚至还会要求调取庭审录像,会投诉。”

 

后来我发现,其实这个原理,也可以适用于很多很多案件,也可以适用于所有的办案人员。我相信每个办案人员都会有自己的倾向,但他们实际上并不会想要很直接地展示出自己的倾向,他们也非常清楚,当事人和律师会想要从各种“蛛丝马迹”中知道他们的倾向,所以当他们认为就某事还不能够或者不适宜表现出“倾向”的时候,要么表现出一种看起来很“中庸”的态度,要么一定程度上“反向表现”。

 

因此,办案人员说话的语气也好,在还没出决定之前说的话也好,其实是不太用深度“琢磨”的,因为琢磨也琢磨不出什么。很多时候,当事人和部分律师会认为这些细节里面蕴含了很丰富的内涵,因此,当结果出来时,就会不断地去反思,认为这些细节是指引案件走向的伏笔。然后自行推断出规律:如果A,就会B。但实际上B有可能是早于A存在的,并不是A的结果而是A的原因;也有可能A和B甚至完全没有关系。

 

另外需要强调的是,虽则A不等于B,但大家也一定不要以为A=-B。就像刚刚那个民商事案件,是不是假设法官对我们这一方面“不好”,最后就一定是我们胜诉呢?倒也未必。“不好”,也可能有很多原因的,说不定他/她刚好那天心情不好呢?

 

虽然每个案件,我们都既要关注客观也要关注主观,但将80%-90%的注意力放在客观上才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这就像考试一样,只能优先把握自己能够拿到的分数,才有可能拿到比较好的分数。那些不知道能不能做好的比较有难度的题目,要等做好了能做好的题目再处理。

 

当事人的心理随着办案人员起伏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办案人员对他们的案件有决定权,在这种认知下,有些办案人员无意的行为或者“状似无意”的行为,就会让当事人非常关注。尤其在当事人在看守所的生活如此单调的前提下,不关注办案人员的一举一动,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可关注了。

 

综艺节目《脱口秀大会》里我比较喜欢两个演员,杨笠和李雪琴。李雪琴有一期脱口秀的名称叫《我老板暗恋我》,这期表演非常有生活气息,它完整地体现了当一个女孩对一名男性对其“无来由的好”没办法解释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将其理解为玄学的过程。没有解释,就是玄学。——因为玄学刚好就是与利益无关也没办法解释的。目前,大家最能够理解或者接触到的玄学名词有二:一是命运,二是爱情。所以李雪琴说她老板暗恋她。

 

脱口秀有时候不只是好笑。就像杨笠说的:“我不能反映我自己的想法,我反映的都是观众的想法。一个段子之所以效果好,就是因为有共鸣。”我相信一个人要能活到三十岁以上,且是一个有正常交际生活的人,一生当中肯定多多少少有一些“自作多情”的时刻,因为别人的一些小小的举动而产生误解。但其实那些小小的举动,很可能并不意味着什么。

 

我初中的时候当学习委员,有一次老师叫我们“巡查课室”,我走得比较快,没多久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事后老师找我,说我走的时候把某位同学的课本碰到地上了,我说我不知道。她说:“说明你还是不小心。而且你以后要多留意这些,虽然你是无心的,但别人可能会以为你对他有意见,从而对你有意见。”

 

很多年以后,当了律师的我,在面对一些确实是无辜被立案拘留的当事人时,其实也会有感触:很多时候他们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可能他们自己并没有多想,但会给人一种“印象”。不同的只是,我给我那名同学造成的“印象”,没有什么后果;而这些当事人给公检法留下的“印象”,让他们遭受了残酷的羁押。

 

有时候觉得社会人有点惨,好像无时无刻都要小心翼翼地活着。但这似乎也是一个暂时无解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国家目前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根本承受不起不严控违法犯罪的后果。而中国在世界形势如此严峻时还能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也不可能是“只有努力、没有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