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广州网络犯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为什么我们提倡刑事专业化

时间:2021-03-07 21:15:36

 我很早就开始走刑事专业化道路。我喜欢刑事专业化,除了耳熟能详的那些理由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主观原因,就是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偏科”了。读书时一直都被提醒说一定要全面发展,不能偏科,陡然进入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面适当地“偏科”,反而成为一种美德,真的不得不让人欣喜。

  当然,这个原因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个人时间和精力的有限。我听闻,爱因斯坦和爱迪生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反观自己,只是一个每天要休息八九个小时的普通人,完全无法和真正的天才相提并论,就好像他们是飞机,而我是汽车。值得庆幸的是,真正的天才非常少,人和人之间虽然有智商的差异,但普通人之间的智商差异说到底并没有那么大,很多时候,决定一个人人生道路的是自身天赋和个人选择。这也是专业化的起因。

  智商和天赋,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智商,正常就好,高一点就算是相对优势,而且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和通识相关的概念;而天赋,一定是偏向于某一个领域的,而且就某个具体领域,个体之间有比较大的差异。一个智商很高的人也不可能做什么都有天赋,一个智商很低的人也可能有某方面的特殊天赋。

  我们团队招人,比起努力,甚至还更看天赋。章子怡虽然很“双标”,但她有句话可能说对了:“没有天赋的努力毫无意义。”某次助理招聘,给了十几个人同一个案例,让他们尝试写文书,其中只有一个妹子写到了某个点,后来这个妹子就留下来了;还有次实习生招聘,四个人,一个大三,两个大四,一个研究生,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履历都差不多,大三的同学笔试最佳。由于题目是没有可以查询的答案的,那么除了这位大三的学生资质好,就这个结果,理应没有别的解释了。

  在我还没有真正进入律师行业而还只是个律所实习生的时候,我和律师聊天,说起以后发展方向的问题,我说:“如果我将来做律师,应该是会做刑事的。”那位律师问:“为什么?”我说:“假设法律人的平均天赋水平是1,我感觉我在刑事方面是1.1,在民商方面可能只有1.02或1.03,至多不会超过1.05。”虽然1.1和1.02、1.03或1.05看起来差距并不大,但是知识和技能都是在原有基础上增长的,也就是说,知识增长重要的不只是速度,有可能还有加速度。

  这样一想,即便我努力做民商,我可能也看不到什么曙光。负重前行不是不可以,但好像很多时候没什么意义。

  近期不知道为什么律师行业开始有人反专业化,说刑民归根结底是一体的,特别是对于一些很复杂的案件而言,刑民在“顶峰”是汇合的,法律思维具有一定的同质性,所以不要把刑事律师和民商事律师区分开。

  就,好像他/她们真的看到过顶峰。

  但其实绝大多数人是看不到顶峰的。无可否认,办理刑事案件也需要有一点民商事思维,但刑事律师的民商事思维不需要到很深的层次,或者说大部分案件不需要如此,只需要刑事律师的刑事思维和技能到位即可,平均分摊自己的时间在刑事业务和民商事业务上,短期内可能会赚到更多的钱,但对于长期发展而言相对不利。

  目前,专业化是大势所趋。不想专业化的可以不专业化,就像部分人也可以不考、不读大学一样。他们也可以说“我”不考大学还不是赚到很多钱、很成功。但客观地说,现在像他们“这样的人”不多,大部分人还是“读书改变命运”。从这个层面来说,反专业化和反高学历一样,是违背一般规律的。

  《我就是演员》里金莎说自己跨界当演员,郝蕾说“跨界不是随便跨的”,因为金莎演技就是不太好,而金莎对此的反应是“张国荣也跨界”。就,张国荣本人这样说可能没什么问题,问题是金莎不是张国荣,世界上也没几个张国荣。

  张国荣,很有可能和爱因斯坦一样是“飞机”。

  既然谈到这里,不妨多说两句。有人可能会问,法律领域那么多,所有法律领域都要专业化吗?是不是平时主要办民商业务的就完全不能办刑事案件?是不是办理劳动案件的就不能办民间借贷案?

  应该说目前,民商事和刑事的区分是必要的,但是民商事内部和刑事内部的进一步区分和专业化是否有必要,可能还是要看个人的基础、能力和资源。

  当然,也不是说平时主要办民商事业务的律师就一定办不好刑事案件,这就完全是一种歧视了。此处我更希望大家留意一个叫“方差”的概念,方差是用来度量随机变量和其数学期望(即均值)之间的偏离程度的概念,统计学中的方差(样本方差)是每个样本值与全体样本值的平均数之差的平方值的平均数。一般来说我们认为数据的方差越小,数据就越稳定。相对而言,就办理刑事案件一事,刑事律师的方差总体而言是比较小的。也即总体而言,相对于不是专门办理刑事案件的律师,刑事律师办理刑案的质量相对而言更具有稳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