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广州网络犯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串通投标罪的出罪事由

时间:2021-01-14 17:56:39

串通投标罪,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的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 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第二百三十一条: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以下简称招投标法)第八条规定,招标人是依照本法规定提出招标项目、进行招标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而《刑法》中对本罪主体的表述是“招投标人”,因此,研讨刑法中的“招投标人”有无包含自然人成为了理解串通投标罪的重要课题。

 

笔者认为,本罪的主体就招标人而言,是特殊主体,就投标人而言,是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依《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单位也能成为本罪主体,单位犯本罪的,实行两罚制,即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本罪属于共同犯罪,构成本罪的投标人或招标人都是共同犯罪的实行犯,行为人可能有主犯和从犯之分,但并不存在教唆犯和胁从犯。

 

串通投标实务中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

 

一、投标者相互串通投标。

 

参加投标的经营者们通过口头或书面协议、约定,就投标报价互相通气以避免相互竞争,共同损害招标者或其他投标人的利益的行为,投标者相互串通投标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

(1)投标人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投标报价;

(2)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压低投标报价;

(3)投标人之间约定,在类似项目中轮流以高价位或低价位中标。

 

二、投标者与招标者串通投标。

 

招标者与特定投标者在招标投标活动中,以不正当手段从事私下交易,使公开招标投标流于形式,共同损害国家、集体、公民(包括其他投标者)的利益的行为。投标者与招标者串通投标行为主要表现有:

(1)招标人有意向某一特定投标人透露其标底行为;

(2)招标者私下启标泄露,招标人在公开开标之前,私下开启投标人标书,并通告给尚未报送标书的投标人;

(3)招标者故意引导促使某人中标。即招标人在要求投标人就其标书作澄清事实时,故意做引导性提问,以促成该投标人中标了;

(4)招标实行差别对待,即招标在审查、评选标书时,对同样的标书实行差别对待,或者对不同的投标者实施差别对待;

(5)招标者故意让不合格投标者中标。即招标者允许不符合投标资格的投标者参加投标,并让其中标;

(6)投标者贿赂获密,即投标者通过贿赂手段,在公开开标之前,从招标者处获取投标者报价或其他投标条件的行为;

(7)投标者给招标者标外补偿,即投标人有意与招标人商定,在公开投标时压低标价,中标后再给招标人以额外补偿;

(8)招标者给投标者标外补偿金。即招标者与某投标者商定,在公开投标时,故意抬高标价,使标价高于通常价,而致其他投标者上当吃亏。高价定标后,招标者按约定给故意抬高标价的投标者一定的补偿金。

 

串通投标罪属于情节犯、只有情节严重的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的行为才能构成本罪,情节不严重的,即使实施了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的行为,也不能以本罪论处。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采用卑劣手段串通投标的;多次实施串通投标行为的;给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的;造成恶劣的影响甚至国际影响的等等。

 

串通投标罪与串通投标违法行为的界限,关键在于该行为的情节严重与否,情节严重者构成犯罪,否则不以犯罪论,对于何为情节严重,应当由最高法院作出司法解释。在认定情节严重与否时,应当考虑犯罪手段是否恶劣、是否屡教不改、行为的结果及社会影响等因素,作出综合判断。本罪的出罪事由也基于此:

 

一、是否存在自首、坦白、认罪认罚、积极退赃和缴纳罚金情节,以及主观上是否具有悔罪表现。

 

如东检公诉刑不诉〔2020〕62号一案,浙江XX环境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19日,原名为浙江YY建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张某某(另案处理)为公司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郑某某(另案处理)曾承包A公司的投标权,使用A公司的名义参与招投标。张某某、郑某某明知他人采用收买公司、通过统一排标定价操控中标价格的方式进行串围标,仍用A公司的名义参与A路景观改造整治工程一期I标段、Ⅱ标段等14个工程的串通投标。

 

检察院认为,被A公司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且自愿认罪认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A公司不起诉。

 

二、是否在客观上造成严重后果,同时兼顾保护民营企业的经济发展。

 

如宿豫检诉刑不诉〔2019〕48号一案,2018年12月份,南京XX丰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参与青海省某州公安特警室内靶场建设项目的投标过程中,该公司负责人王某甲、王某乙等人串通投标,后被不起诉单位南京XX丰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中标,中标金额为人民币273.974万元。

 

检察院认为,南京XX丰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之规定的行为,但因其犯罪情节轻微,从维护民营企业正常经营、维护市场经济健康稳定发展角度出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南京市XX丰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