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历经十一程序 法援律师助农民工获工伤赔偿

时间:2019-03-02 17:29:00

  2016年6月20日,农民工吴某来到广州市荔湾区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大厅咨询工伤赔偿事宜,受到了正在值班的马律师的接待。

  交谈中,马律师了解到:吴某与原用人单位广州市某贸易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既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购买社会保险。2016年5月4日,吴某在工作时,不慎被电锯割伤了右手食指,公司虽支付了医疗费,但始终没有对吴某进行任何赔偿。且事故发生时是吴某入职的第11天,持有的仅是一张有显示加班时间的工资条,一张在出纳栏有个人签字的《借支单》,以及其自称与公司负责人对话的一段录音资料。在这种证据匮乏的情况下,需要先通过法律程序确认吴某与公司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才能申请工伤认定和主张工伤赔偿。另外,吴某老家在四川农村,经济十分困难,夫妻俩背井离乡,儿子于2014年9月入伍当兵。基于上述情况,为尽快帮助既是农民工又是军人军属的吴某依法维权,马律师立即将吴某困境向广州市荔湾区法律援助处作了汇报。经依法审查,吴某符合法律援助申请条件,荔湾区法律援助处及时指派马律师承办此案。

  接受指派后,马律师经过对证据的充分研究,于2016年6月28日,为吴某向广州市荔湾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了劳动仲裁申请,请求确认吴某与公司于2016年4月24日至6月28日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虽然公司提交了8份证据,完全否认与吴某间存在劳动关系,但是马律师以工资条、借支单上反映以考勤为基础计发工资作为落脚点,指出:一、法律明确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而不是规定自签订劳动合同或购买社保之日起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公司提交的员工劳动合同、社保、考勤记录等证据均为公司单方制作,公司选择性提交的仅涉及其他劳动者,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二、公司与吴某间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性、经济性、隶属性的基本特征,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表现为:(一)公司为企业法人,吴某是自然人,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性特征。(二)吴某在公司处从事的是有报酬的劳动,且工资支付时间固定,为按月支付,提前领取需要填写借支单。而公司仅与吴某结算11日的工资,是因为吴某在入职后的第11天就发生事故,故不能视作常态。另外,公司在吴某受伤之后,支付给吴某的生活补贴也是按月支付,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经济性特征。(三)由于公司是根据吴某的出勤时间计算工资及加班工资的,即证明公司有对吴某有进行考勤管理;另外,根据吴某提交的录音内容,如‘如果学得好可以从杂工到中工’等也可反映,吴某的工作内容需听从公司安排,接受公司管理,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隶属性特征。三、虽吴某为公司提供劳动服务的时间仅有11日,但是这个短期性不是工作性质决定的,而是因为意外事故的发生而被迫中断,因此关于主张吴某与公司的关系具有临时性、短期性的观点不成立。四、不是只有从事主营业务工作的才属单位员工,吴某付出的劳动属于后勤性质的工作,只要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用人单位事实用工,则双方间成立劳动关系。

  2016年8月30日,吴某主张与单位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请求,获得了仲裁庭的全部支持,公司不服,提起诉讼。马律师第二次接受荔湾区法律援助处指派,继续为吴某代理该案。因为有之前的充分论证,一审结果很顺利,吴某与公司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请求,得到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确认。一审判决后,公司提起上诉,并提交了一份针对借支单作出的笔迹鉴定报告作为二审新证据,试图证明吴某提交的借支单上的签名,并非公司出纳本人的签名,因为该借支单是一审判决定案的关键证据,希望获得改判。

  在马律师的指引下,吴某前往广州市法律援助处第三次申请法律援助。2016年12月16日,广州市法律援助处依法受理并及时指派马律师继续为吴某代理该案件的二审。二审中,马律师指出该鉴定报告属公司自行委托且不属于二审的新证据,并对该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做出充分的论述论证。2017年3月13日,马律师为吴某主张确认与公司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的诉求,终于争取到二审法院的终审判决支持,为吴某申请工伤赔偿奠定了关键的基础。

  吴某劳动关系得以确认后,要主张工伤赔偿,还要先经过工伤认定及劳动能力鉴定等非诉程序。荔湾区法律援助处请马律师继续给予吴某指导和建议,协助其尽快争取到合法的工伤赔偿。在马律师的指导下,吴某自行申请了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在此过程中,公司仍百般阻挠,对工伤认定提起行政复议,对劳动能力鉴定又提出了复查。马律师继续耐心向吴某释明,吴某负伤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让其放心耐心等待。基于此前主张的劳动合同关系得到法院的终审判决确认,吴某最终被确认工伤。2017年8月18日,经过两次劳动能力鉴定,吴某被确认构成劳动功能障碍程度十级,停工留薪期从2016年5月4日至2016年8月3日。至此,主张工伤赔偿的前提条件终于俱备。

  吴某成功主张确认与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后,马律师又先后第四、五、六次继续接受了广州市和荔湾区两级法律援助机构的指派,为吴某就主张工伤赔偿一事,继续代理了案件仲裁、一审、二审全部阶段的代理。2018年6月11日,吴某的工伤赔偿案件获得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支持,即:一、维持一审判决,判决公司一次性向吴某支付2016年5月4日至同年8月3日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125元;二、公司一次性向吴某支付2016年5月4日至同年5月19日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共1050元;三、公司一次性向吴某支付第一次劳动能力鉴定费390元;四、公司一次性向吴某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5985.4元和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712.2元以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4848.8元,共计47111.4元。至此,吴某工伤赔偿的漫长维权之路终于有了结果,主张的赔偿款共计47111.4元,历经10个程序,两年整时间,终于得到了法院的判决。

  案子终于进入了第11个程序—执行,可是公司竟然改名、迁址,为赔偿款的执行到位又增加了难度。基于此案特殊性,荔湾区法律援助处第七次为吴某指派了马律师介入案件的代理。由于公司迁址,送达并不顺利,马律师及时向法院提交公司的商事登记变更信息后,经与法官沟通了解到公司为逃避执行,在其对公账户上仅留存了1000余元;公司负责人提出了调解方案,声称公司经营困难,要分期付款。考虑到公司的说辞只是故意继续拖延时间,不想尽快赔偿,马律师果断拒绝公司的和解方案,并将此案两年来的经办过程与法官作了积极有效沟通后,向法院申请要求将该公司列入失信企业名单并冻结公账。2018年7月23日左右,该公司被法院冻结了公账。

  2018年7月30日上午,为不影响经营,公司主动联系了执行经办法官要求赔偿吴某,并希望法院尽快解冻公账。当日中午,马律师接到法院通知后,陪同吴某于下午15时左右赶到法院执行局,并协助吴某办理执行和解,领取了款项。吴某两年来漫长的维权路有了实质性结果,终于依法成功领取到了全额赔偿款47111.4元。

  法律拓展:

  裁员补偿的交税规定

  1、裁员经济补偿金,达到法定征税标准的,应当缴纳个人所得税。

  2、用人单位裁员应当支付的经济补偿金,其收入在当地上年职工平均工资3倍数额以内的部分,免征个人所得税。超过的部分,可视为一次取得数月的工资、薪金收入,允许在一定期限内进行平均。具体平均办法为:以个人取得的一次性经济补偿收入,除以个人在本企业的工作年限数,以其商数作为个人的月工资、薪金收入,按照税法规定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由支付单位在支付时一次性代扣代缴。

  3、个人在本企业的工作年限数按实际工作年限数计算,超过12年的按12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