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网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广州网络犯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强奸案辩护之证据对比分析表

时间:2020-06-02 20:36:05

强奸案辩护,我最经常使用的一个表格叫“证据对比分析表”,这种表格分析方法是我首次办理强奸案的时候摸索出来的,并沿用至今,效果尚佳。以下案件内容为删减版,希望能在分析问题的同时,也对部分案件细节予以保护。

 

这种表格非常适用于供证“一对一”或笔录较少的案件,也适用于一些证据较少,但争议较大的案件。

 

此表格的使用,最关键的是“一个终极问题,四列重要栏目”的设置,(1)终极问题(是否自愿)——(2)关键问题——(3)辩解——(4)陈述——(5)证据对比分析(结合物证、书证等),(2)-(5)是第一行的四列,(1)是第二行的四列。

 

因此,这个表格显示出的办理这类案件的思路基本是固定的,就是无罪辩解——有罪陈述——物证书证。原因是,先抓关键问题,站无罪立场,再看有罪陈述才会发现案件可疑的地方,将这些可疑之处与物证、书证等其他证据对照,就能得出无罪的辩点(疑点和矛盾),构建无罪的证据链。

 

实践中,如果无罪的证据链初步建立,对物证本身的质疑往往是第(6)步,在此不再赘述。

 

而在对案件已有的证据完全分析完毕后,刑事律师可以接着主动去搜集一些无罪的证据,所以在强奸案的辩护中,主动取证可以成为办案步骤的第(7)步,即延伸的办案方法。如有尚待验证的问题,也可以在第(7)步中完成。

 

因此,这类案件的证据对比分析表实际上可以分为两种,即初步分析表和完整分析表。本文所附的是初步分析表,完整分析表系在初步分析表完成后,加上第(6)步和第(7)步的分析成果后得出。

 

上文虽说可以在完成第(1)-(6)步之后考虑取证,但实践中不排除有部分证据具有一定的时效性,如果不尽快取证很可能会灭失,也不排除在侦查阶段律师已经知悉了部分无罪证据存在,那么律师需要根据案件的总体情况决定是否取证,何时取证,如何取证,取得证据之后如何使用(含解释)。这就是另外的问题了,在此暂且不提,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办理刑案,律师要不要积极取证?

 

另外,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律师办理这类案件就如何,实际上如同其他案件一样,强奸案也可能出现被冤枉的人。发现事实,是辩护的基础。所以这个表格,与其说是在讲述强奸案的辩护方法,不如说是在陈述发现强奸案的客观真实的一种方式。

 

犯罪嫌疑人——A ,被害人——B,证人——C

 

 

关键问题

A辩解

B陈述

证据对比/分析

案发时B是否自愿

是B自愿、主动

不自愿、被动

-------

 

A是是否主动去到B住所

 

B说想我,让我过去。

A说让我和他出去谈事情……让我B上下来……要核对细节。

矛盾:B前后两次陈述不一致。第一次说A“要她出去”,第二次说A打电话要“上她宿舍”。B清楚知道工资按月计算+提成,“核对细节”的说法不可信,而且没有任何证据佐证。

A打电话给我说要上来我宿舍的……

 

 

A进入B住所的时间

 

 

 

凌晨0时**分许

20**年*月*日**时**分许+**分钟后=至少A是20**年*月*日**时**分到B的住处

 

分析:A辩解有证人证言、视频印证。C证言:视频显示A是凌晨**时**分许进入房间的。另有视频可佐证。

 

矛盾:B两次陈述对A进入自己住所的时间表达清楚,口吻肯定,但互相矛盾,且与视频显示时间完全不同。

A是20**年*月*日凌晨00时**分进来的。

关于谁脱谁的衣服的问题

两人的衣服都是A脱

 

两人互脱衣服

验证:可提取、检验衣服上的指纹。

 

与A就“回家”这件事的谈话

 

没有涉及

A问……我没有回答。

矛盾:B前后两次陈述不一致。

我回答说公司都不上班了我留下来干嘛呢所以我要回去。……

 

 

 

B额部挫伤如何造成、何时造成(重点)

 

 

 

 

没有(打她),我只是推开她。

然后双手抓住我的手腕,然后我就反抗。A就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

矛盾:*公字【****】****号:B额部有一处挫伤。经鉴定B额头只有一处伤痕,B就额上伤痕造成的时间前后两次被询问时的陈述不一致。一次称是性交前造成,一次称是性交后造成。

期间我的反抗……,然后对方就把我头往墙上撞。

 

 

 

 

B颈部*处划伤(重点)

 

 

 

 

没有(打她),我只是推开她。

 

 

 

 

A就将我按倒在床上,他抢过我的**刀,并用刀压在我的脖子上。

 

疑点:1.如果真的是A用刀胁迫B,而B就像她自己所说的一样迫于刀而不敢反抗,那么基于人体肌肤的柔软,刀会在肌肤上略下陷呈现被“卡住”的状态,而不会上下滑动乃至伤痕间隔过大,而是至多有左右两道伤痕。

 

疑点:2.A比B矮**cm,A几乎不可能站着采取平行持刀方式。B脖子上伤痕的位置均接近平行,且接近锁骨而非接近动脉,损伤程度非常接近也不符合人手持刀用力的角度和伤痕的随意性表征,看不出伤痕显示出“伤害”意图。

 

 

A离开时B为什么要喊救命

 

 

我推开她后,她就喊救命。

A就想离开了,我开门的时候就大喊了几声救命。(分析:想让人抓住A不能走才会喊救命)

 

矛盾:前后两次陈述矛盾。假设真有犯罪事实,当时B是因为A要离开所以喊救命?但要离开还拿刀子就毫无必要,所以基本不可能又“拿刀子”又“要离开”。B喊“救命”的前提存疑。

 

我看见他又要拿刀子,我害怕就把房门打开喊了好几声救命。(分析:想让A快点走才会喊救命)

 

A离开的时间及报警时间

 

20**年*月*日**时许,我就在**房内用我备用的手机报警了。

 

疑点:B如果像自己所称的“不自愿”且有反抗,甚至在性交后B上想报警,为什么在A离开之后隔两三个小时才用备用手机报警?

A是****年*月*日凌晨*时许离开的。

 

 

 

 

 

 

B是否存在近期性行为

 

 

大约有5次。时间分别是****年*月初、两三天后、隔了几天、又隔了几天、**凌晨。

没有。(第一次询问)

A还曾对我强奸两次……(第二次询问)

 

 

矛盾:A与B发生过5或6次关系,除“****年**月的那次”外A的辩解和B第二次笔录中陈述的后半段中描述的时间基本能对应。B就近期是否曾与A发生性关系的问题,第一次询问中即存在前后矛盾。更严重的矛盾在于第2次询问时次数的区别。

 

分析:虽则B之前如确有遗忘,B第一次被询问时遗忘甚多,第二次被询问时唤起回忆却过易且过于清晰,第一第二次询问间隔时间不长却如此反复,解释无力,不足采信。

 

加上这次应该有6次,均非自愿。

 

分别是……,还有今天凌晨这一次。(第二次询问)

 

三次是我清晰记得的,之前只是记不清楚时间,而且精神不好。我现在……回想起来了。(第二次询问)

 

【后记】

 

初学刑法时,老师对我们说:“刑事证据最重要的品性不是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而是两面性。”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话,在办案的时日里,我无时无刻不谨记这句话。无论做刑事控告、刑事辩护还是刑事合规,无论是公检法还是律师,我认为证据的两面性始终是刑事实践中需要首先考虑的一个证据品性。

 

因为,无罪的辩点,可能隐藏在有罪的陈述里。看似有罪之人,也可能系陷于貌似无辜之人的圈套中。